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

百色:榮光不失色

2020-03-26 17:13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王軍偉 徐海濤 農冠斌

百色的地名有多種由來,有說是因這里處在山川塞口地形復雜的地方,“百,口也;色,塞也”;也有說,因這里聚居著壯、瑤、苗、彝、仡佬族等多種民族,百色百種,故稱百色……凡此種種,莫不記載著革命老區百色的歷史。

“過去‘兩差’,條件差、基礎差;現在‘兩大’,變化大、名氣大。”百色人這樣概括這里的發展。這個曾是典型“老少邊山窮”的廣西小城,如今,在脫貧、發展、開放的堅毅步伐中,步步向前,欣欣向榮。

廣西百色市樂業縣新化鎮百坭村村民班氏雪在采摘砂糖橘 王念 攝

因地施策,下力氣脫貧

百色的發展史就是一部脫貧史。作為廣西乃至全國脫貧攻堅主戰場之一,百色經濟建設起步較晚,上世紀80年代初,當地還普遍處于貧困之中,下轄12個縣(市、區)曾均為貧困縣。

過去這里的日子有多苦?62歲壯族村民覃世朝說:“人均不到5分地,看天吃飯。物資匱乏,鎮上集市一周開一次,天沒亮就得出發,去晚了啥都沒了。”覃世朝的家位于百色靖西市龍邦鎮界邦村額懷屯,這里地處中越邊境,改革開放后還一度歷經戰火,如今水泥公路直通屯口,山坡上樓房林立。購置了小轎車并住進3層新樓的覃世安感慨:“很難想象如今的生活。十幾年前,路不通,山上都是木瓦房。”

額懷屯的情況并非個例。百色逾90%的面積屬于山地,人居分散,耕地有限,交通閉塞。“行路難、飲水難、讀書難、看病難、用電難、用錢難,百色樣樣都有,越到農村問題越突出。”一位在百色多縣工作過的干部這樣回憶。

扶貧是百色最大的政治責任,也是最大的民生工程。1985年起,當地開始了有計劃、有組織的扶貧攻堅。八七扶貧攻堅時期開展了“十大基礎設施建設大會戰”,2000年后,按照國家農村扶貧開發綱要又組織實施了兩輪扶貧開發,取得階段性成效。黨的十八大以來,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全面鋪開,百色自2015年底派出1800多個工作隊、1.3萬余名普訪隊員深入到各鄉鎮村屯,全面精準識別貧困戶。

百色緊抓產業脫貧,積極培育新型經營主體,對接市場。當地因地制宜選出可以大規模發展的產業作為“牛鼻子”推進。在光照充足的右江河谷,以西紅柿、芒果、香蕉等為代表的果蔬成為主打產業;在石山、土山廣布的兩翼山區,種桑養蠶以及油茶、柑橘種植頗具規模;在邊境一帶,邊民互市貿易及邊貿帶來的務工就業機會成為許多邊民脫貧致富的硬支撐。

在百色,中國“南菜園”的招牌越擦越亮。每年蔬菜產量約270萬噸,其中150萬噸左右用于外調;上百萬噸的水果產量,外運比例也超過三分之一。“如今芒果是百色的一張名片,種植面積33萬多畝,覆蓋2萬多戶農戶。田東就有芒果微商、電商5000多家,加工企業30多家,2017年世界芒果大會在田東舉辦。”田東芒果試驗站站長陸弟敏說。

統計顯示,百色貧困人口已從1985年的236萬余人減少到2019年的不足4萬人,貧困發生率從74%降至1.08%。

瞄準鋁礦優勢,打造產業鏈

無工不富。百色作為西部欠發達地區,要拉動地方發展,僅靠農業“獨木難支”。

百色市發展改革委總經濟師陳懷德說:“貧困是一道坎,工業也是一道坎。”如何破題?百色瞄準能發揮礦產優勢的鋁工業。從1995年“平果鋁”建成投產,到后續鋁土礦、氧化鋁、火電廠等一批資源型工業項目上馬,百色逐步走上工業立市道路。依托工業,平果也從貧困縣成為財政大縣,在廣西率先實現財政收入過10億元、20億元大關。

然而,僅吃資源飯并不長久。受高電價等瓶頸影響,百色一些鋁企更傾向銷售初級的氧化鋁,有的甚至不遠千里將氧化鋁拉至西北等地,加工成電解鋁再賣回廣西。“產業鏈單薄,抗擊市場風險能力就弱。”百色一位干部回憶,2014年至2015年左右,鋁產業市場下行,一些生產線、企業甚至停產、倒閉,鋁產業鏈面臨凋零風險。

因鋁而興,不能因鋁而衰。陳懷德介紹,為了突圍,百色依托資源優勢和國家政策支持,加快推進煤電鋁一體化,打造區域電網,推進鋁產業二次創業,建設百色生態型鋁產業示范基地。

在百色新山鋁產業示范園區、平果工業區,半月談記者看到,百色已形成“鋁礦開采—氧化鋁—電解鋁—鋁材加工—再生鋁及配套產業”的全產業鏈體系,鋁加工向精深加工方向轉型,產業鏈活力再現。

“作為百色最早的鋁產業工業區,如今園區產業鏈越拉越長,鋁鎂合金線、鋁板帶箔、汽車鋁部件等附加值較高的產品層出不窮。”平果工業區管理服務中心副主任黃丹美說,目前園區已有120多家企業入駐,形成了產業集群。

深挖區位潛力,闊步開放

“百色是后發地區,腳步不能停,既要保持速度,又要保障質量。”百色市委政策研究室主任農思雨說,在貫徹新發展理念過程中,百色深度挖掘地方發展潛力,走活開放棋局。

從區域上看,百色內接西南,與貴州、云南相鄰。依托左右江革命老區振興規劃、珠江-西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等國家級規劃,百色和周邊地市抱團發展,大家整合資源,優勢互補。

從區位上看,百色面向東盟,優勢明顯。近年來大力發展“口岸+”模式,積極發展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貿易,推動貿易加工、商貿物流、邊境旅游等不斷發展壯大。

2016年底,全線開通運營的云桂鐵路將百色帶進高鐵時代,凌云的茶葉在國內銷路越來越廣,并借助高鐵無軌站運營模式打開了東南亞市場;在平果工業區,日益拉長的產業鏈正借助越來越發達的交通網瞄準國際市場,發往東盟地區、中東地區的海外訂單越來越多;在中越邊境龍邦口岸,新落成的萬生隆國際商貿物流中心,使得邊貿產業邁上新臺階……

面向東盟、連接大西南,百色區域節點城市的作用日益凸顯。百色市市長周異決表示,百色老區在國家政策支持下,已成為國家生態型鋁產業示范基地、國家沿邊金融改革實驗區和全國首個政策性金融扶貧實驗示范區,左右江革命老區振興規劃、珠江-西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等國家級規劃覆蓋百色。百色,就像再煥榮光的少年,正在開放發展的進程中昂首闊步。(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6期)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

亚洲无码高清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